欢迎光临太原市宁化府益源庆醋业有限公司


招商详情

5家涉酒企业入围上市“后备军”,贵州白酒IPO之心不死?

发布时间:2023/9/8

  日前,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了2023年度上市挂牌后备军企业名单,186家企业中与白酒相关企业有5家,相比2022年数量明显减少。

  实际上,近年来,贵州在推动白酒上市方面卯足了劲。从其近几年不间断收录涉酒企业来看,贵州白酒产业上市“野心”昭昭。但遗憾的是,自2016年金徽酒(603919.SH)成功登陆上交所后,A股已有七年没有有白酒新成员,而“酱酒第二股”则被赴港上市的珍酒李渡(6979.HK)拿下。

  前有酒企接连折戟IPO,后有市场广为流传的白酒“上市禁令”,白酒企业上市愈发艰难。尽管如此,贵州为促进白酒产区高质量发展,依然奔走在谋求上市这条路上。

  5家涉酒企业入围上市后备名单

  在白酒行业,茅台带动“酱酒热”是行业共识。作为行业龙头,茅台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,于是酱酒需求溢出,其他酱酒企业顺势进场。而作为中国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,贵州酱酒是“酱酒热”的首批受益者。1月28日,贵州省人 民政府官方网站公布的2023年贵州省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到,2022年贵州白酒产业增加值增速达36.1%。

  在4月3日召开的“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”上发布的《贵州省白酒产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2022年,贵州省白酒总产能约80万千升,其中酱香型白酒产能60万千升,约占全国酱香型白酒总产能的80%。2022年,贵州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产量(折65度,商品量)28.9万千升,完成产值1204.4亿元、同比增长38.7%,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6.1%、占全省的26.2%,拉动工业经济增长6.8个百分点。

  白酒是贵州省支柱性产业之一,站在“酱酒热”的风口上,“由茅台引 领,推动全省酱酒百花齐放”是贵州近年来的发展主旋律。为打造梯队队伍、充实骨干企业、实现繁荣发展,贵州出台了系列利好文件,其中大力推动酒企挂牌上市也是核心动作之一。

  回溯来看,2021年、2022年贵州上市后备企业中涉酒企业数量均超过了10家。尤其是2022年,共有12家涉酒企业。除9家白酒生产企业外,还有3家涉酒配套企业首次入围。而较之去年,今年贵州酒类上市后备企业数量明显缩减,涉酒配套企业仅剩贵州红缨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家。

  能够入围上市后备企业名单,说明企业自身发展良好。以去年首次进入名单的三家涉酒配套企业举例。公开资料显示,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物流有限责任公司、贵州省仁怀市申仁包装印务有限责任公司、贵州红缨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大股东都是贵州茅台酒厂(集团)有限公司。

  而贵州茅台酒厂涉及酒类配套领域并不奇怪。早在2021年遵义市政府就提出要逐步疏解茅台镇核心产区非生产功能,推动非生产功能外迁,加快建设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,加快发展白酒包装产业,确保本地配套率达80%以上。

  另外,贵州曾提出实施企业上市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,2022年力争5家企业上市。如今来看,这一目标并没有达成。《贵州省推进企业上市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》还提出,力争到2023年末,全省新增境内外上市公司15家以上。

  酒类分析师蔡学飞告诉笔者,“贵州选录酒企上市后备,不仅是鼓励先进企业、激励企业发展,也表明了政府对酿酒行业的支持。”

  “抱团上市”落空

  在行业看来,在诸多利好政策下,贵州酱酒第二股、第三股等出现的条件已经愈发成熟。因此,过去数年间,贵州酒企“抱团上市”现象明显,也有酒企递出了招股书。但现实是,目前除贵州茅台(600519.SH)外,贵州还没有冲A成功的酒企。

  贵州酒企中曾经距离上市最近的有习酒和国台,二者折戟IPO也成为行业典型案例。习酒作为笼罩在茅台阴影下的小巨人,早有上市规划。2014年,贵州省国资委表示,在继续保持茅台集团对习酒的控股地位,引入中粮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,择机引入多方战略投资者,在2014年底前争取习酒上市。

  2017年以后,茅台集团、习酒又数次提出将在2019年或2020年完成习酒上市。但2019年10月28日,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、习酒公司董事长钟方达对外表示,“由于证监会的相关规定,涉及同业竞争,同一集团不能有两家上市公司,习酒上市计划终止。”

  谋求上市长达10年,习酒曾被业界视为“酱酒第二股”的潜力股。2022年,习酒“脱茅”,升级成为习酒投资控股集团,由贵州国资委完全控股。

  习酒这一步,被市场解读为重铺上市之路的关键。此后,关于习酒借壳上市的传闻便不绝于耳,涉及的“壳资源”是贵州三家公司:贵绳股份(600992.SH)、贵广网络(600996.SH)、*ST天成(600112.SH),且当三家公司与习酒借壳上市传闻挂钩时,其股价往往被爆炒至涨停。

  但传闻毕竟只是传闻。贵绳股份曾发布澄清公告称,公司并不涉及与酒企业的“借壳”、“重组”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,也无计划从事与酒相关业务,关于公司“酒企借壳”的相关传闻不属实。其他两家公司也先后否认相关借壳传闻。

  除了习酒,国台酒业同样在递交招股书后,黯然离场。公开资料显示,2020年5月,国台酒业递交招股书,拟登陆上交所主板上市。同年11月,证监会出的回馈意见提出多达47项问题,要求公司就收购怀酒酒业有关事项、实控人关联企业同业竞争问题、实控人关联交易问题、经销商持股问题、“国台”系列商标所有权问题等作进一步说明。

  次年6月,国台酒业主动申请终止审查IPO,且未对证监会提出的问题作出回应。直至今天,国台酒业IPO也未采取进一步动作。

  但同样的,资本市场传来了国台酒业拟赴港上市的消息,对此国台酒业方面表明目前无法正面响应。

  习酒、国台之外,曾公开上市计划的酒企还包括金沙酒业、贵州醇酒业、小糊涂仙酒业以及圣窖酒业等。

  蔡学飞告诉笔者,“上市可以有效解决企业的发展融资问题,同时也可以大幅度提高品牌价值与市场美誉度,是企业实力的象征,更是名酒化时代企业实现全国化与高端化的重要路径。特别是对于贵州酱酒企业,上市可以快速提升产品影响力,促进区域发展。”

  如今再看贵州今年的上市后备企业名单,虽然面临多次失败,且入选酒企数量减少,但依然有5家酒类企业出现,这表明贵州酒企谋求上市的规划并未改变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习酒没有进入名单,从目前企业规模来看,习酒依然是有几率上市成功的选手。习酒公布的数据表示,2022年习酒营收已经超过200亿元,上缴税金80亿元,品牌价值1690.53亿元。在贵州酒企中仅次于茅台,很显然,不管从哪个维度来看,习酒上市对整个白酒行业来说都意义重大。

  白酒上市为何这么难?

  客观来看,白酒上市愈发艰难一定程度上是由外部环境导致。

  目前,北京证券交易所、上海证券交易所、深圳证券交易所仍是企业IPO的“主战场”。2022年12月30日,深交所发布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(2022年修订)》的通知,规定酒、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原则上不支持其申报在创业板发行上市。

  随后,一份所谓的“白酒上市禁令”,即网传的“IPO红绿灯行业审核标准细则”显示,主板IPO审核的监管红线正进一步明确,禁止、限制和支持上市的企业类别、申报要求以及审核尺度逐渐清晰。其中,白酒属于“禁止类”,并且“禁止类”企业的IPO申请不予受理。

  不管网传的“上市禁令”是否属实,白酒上市难部分原因在于其属性。蔡学飞认为,“白酒上市之难在于作为民生消费品,关系到人民生活质量与社会消费风气,所以白酒关注度比较高;其次白酒确实存在过度资本化带来泡沫、损害正常酿酒行业秩序的问题,这些都需要整顿。”

  此外,企业自身也是上市成功与否的关键。入库上市挂牌后备名单虽能享受相应的政策支持,但能否挂牌上市仍需凭借企业自身实力。

  以国台酒业举例,一方面,根据2022年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《关于开展2022年度贵州省上市挂牌后备企业申报工作的通知》可知,如无特殊原因,进库两年均未实质性开展上市挂牌工作的企业不再入库,但国台酒业已经连续多年入库后备企业名单,但上市仍未成功。

  另一方面,在2022年国台酒经销商大会上,国台酒业董事长闫希军曾高调宣称,2021年国台酒业含税销售额已超过百亿元。但从市场反馈来看,国台酒业也面临价格倒挂、价格混乱等问题。因此,在面临证监会问询时,国台酒业无法给出回应,一定程度上也暴露了企业自身的问题。

  虽然在公示阶段,但根据以往的流程来看,贵州今年入选的5家涉酒企业将被作为重点上市挂牌扶持对象。如此环境下,贵州酒企能否撕开白酒上市的口子,仍需要时间观望。(文章来源:中国白酒网)